114电影

东直门医院

援藏专题

随笔感言

东直门人情系曲水(三)

发布时间:2012-09-05 14:30:24

114电影 我们和“门巴”将军在一起

 

非常有幸能够成为卫生部第一批进藏义务体检医疗队中的一员,2012年8月19日,东直门医院一行17人在王耀献院长的带领下顺利抵达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21日下午,陈竺部长和西藏自治区陈全国书记在拉萨宾馆接见我们,在那晚,我第一次遇见了李素芝将军。欢迎宴上,当老将军手持酒杯向我们走来时,我们中的一位年长的老师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大家说:“快看,快看,那就是李素芝将军!”接着,大家都兴奋起来,尤其我的助理刘涓,不顾高原反应,激动地跳了起来,“啊,他可是我一直以来崇拜的偶像”!我当时还奇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慈祥老人,怎么会跟“偶像”扯上关系,再者将军怎么会成为医务工作者的“偶像”?李将军以军人特有的稳健步伐走到我们中间,和大家一一敬酒。从大家与将军的简单对话中,我大概知道,李将军也是一名医生,现在是西藏军区总医院的院长。他对大家的赞美一直以微笑相对,当我们邀请他与我们合影时,他欣然同意,任凭我们这些70后、80后的孩子们一顿折腾,又是集体合影,又是一个两个分别合影,他就那样一直微笑着,像一个慈祥的父亲,这是我见李将军第一面的感受,一个带着高原红、慈祥、平易近人的平民将军的形象,他甚至给我留下电话,邀请我们任务结束后到他的医院参观。

我从未想过还有机会第二次再见到李将军。

在拉萨的日子非常紧张,我们的医疗队是受卫生部委派、接受西藏自治区卫生厅邀请,要在一周内完成对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全乡藏族百姓免费体检的艰巨任务。这项任务意义深远,西藏自治区政府2012年向百姓承诺十件实事,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要为全体藏族农牧民进行免费体检,我们任务完成的情况会直接影响到西藏政府在百姓中的形象。我们的医疗队是三支进藏医疗队中唯一的一支中医医疗队,我们还肩负着维护首都医务工作者、维护中医人形象的艰巨任务。在曲水县的7天内,我们被热情、朴实、友好的藏族百姓深深感动,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体检过,他们的信任和虔诚让大家全力以赴。队员们顾不上高原缺氧带来的头晕、头痛、恶心、心慌、胸闷等种种不适,顾不上休息,顾不上欣赏雪域高原的美景,早起晚归,提前一天完成体检任务。在顺利完成任务之余,我们还在拉萨市卫生局的组织下,在曲水县人民医院开展了疑难病例讨论、查房、先心病会诊、学术讲座等活动。援助时间虽然短暂,但我们和藏族同行、同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由于回京机票的推迟,我们有了一天的空闲。在执行任务期间,我们已经走访了曲水县才纳乡中心卫生院、曲水县人民医院,我们计划着利用空出来的这一天再看看拉萨市人民医院、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忽然想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想到李素芝将军。试着发了一个短信,根本没有希望能够得到回复,不到一分钟,还没有等我反应,手机上李将军的短信就到了:热烈欢迎!什么时间过来?我的心一下子被激动了,拨通了电话,确定了时间,我的心还不能平静下来。

114电影 晚上回到住处,打开电脑在百度上查找“李素芝”,立即关于李将军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李素芝,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西藏军区总医院院长,山东临沂人,1970年入伍,1976年,他从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放弃在上海工作的机会,自愿来到西藏成为一名边防团军医,一干就是36年。他本可以留在繁华的大都市工作,像我们一样,成一名大城市三级甲等医院的医生,而他毕业时却一纸申请,勇上高原。有人说他是植深雪域沃土勇攀医学高峰的好党员,有人说他是奋斗在地球之巅的生命使者,有人说他是世界屋脊的生命守望者,在西藏李素芝家喻户晓,他是藏民心中的“门巴”,是藏民眼里的“神”。在西藏,如果在军区医院的大院子里找不到他,那他一定是在下乡巡诊的途中,这位老人,他恪尽职守,爱岗敬业,不畏艰险,36年如一日,在生命禁区屡创奇迹,挽救了无数藏族同胞的生命。我一个网页一个网页翻看,关于李素芝将军的故事太多太多,当我看到他翻山越岭,冒着风雪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藏区为藏民诊病,我被深深的震撼了,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把一切献给了事业,献给了需要帮助的人的医务工作者。难怪藏族同胞没人不知道“门巴”将军李素芝,难怪他会成为医务工作者中心目中的“偶像”!

114电影 8月28日下午,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登上李将军派来的专车。西藏军区总医院掩映在青山下的绿树丛中,占地800多亩。我们到达时,李将军带领着医院的领导班子成员已经等候在那里。虽然与将军联系上不到24小时,但显然对于我们的到来将军做了精心的布置。我们参观了制剂生产研究中心、药品质检科研楼、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特需病房、新启动不到一年的外科大楼、高干特需病房楼,每到一处都有专人进行介绍,每到一处将军都会非常谦虚地说你们是首都大医院的专家,让我们帮着指导流程,还特别让人拿出马上要开工的新门诊大楼的三版设计图请我们帮着把关。其实我们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不足四十岁,对他而言我们应该不过是一群娃娃兵,而此时在他眼里我们是同行,是专家!一种钦佩、敬仰油然而生。在新外科大楼的胸心外科监护室内,我们看到了一个当天上午刚刚被李将军从手术台上抢救下来的小生命——一个漂亮的四岁先心病男孩。低头看看孩子安静的小脸,再抬头看看将军,他的脸上依然是那么平静的微笑,看不出一丝的激动和一丝的疲倦。是啊,这不过是他抢救过的若干生命中的一个!想想我们在曲水县人民医院,当大家集体会诊、抢救完那个心衰的产妇,看到她平安顺利转院大家兴奋、开心、满足溢于言表。这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一种历练?!面对生命、面对成功,面对一切,一种从心的从容、淡定、坦然,所有的都包容在平静中、微笑中。我忽然想到了“神”,西藏在中国人的心中是神秘的,是宗教的圣地,在世界屋脊上,海拔最高,是离天最近的地方,也是净化和陶冶人的地方。走在李将军的身边,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

我们和李将军在一起的时间是短暂的。参观完毕,进行了座谈,细心的将军又为我们胜利完成任务特别摆了庆功宴。在不到四个小时的交流里,将军没有讲过任何一句他个人的经历,关于在藏官兵的,我记得他只无意间说过一句话:在这里工作离婚率很高,经常孩子很大了都不认识爸爸。庆功宴上,将军回归了父亲本色,劝大家多吃多喝,我们和将军在一起温馨得像回到了自家,无拘无束地尽情释放这些天来的压力。

援藏的时间过得很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收获。但和“门巴”将军在一起的时光,成为我们每个援藏队员共同的最珍贵的一段记忆。我们在心中默默祝福,祝福藏族同胞、祝福“门巴”将军健康平安、扎西德勒!
 

114电影 (社会工作部 于国泳)

Copyright 2007-2012 www.dzmhospita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1002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67号
京卫网审[2013]第1061号 京卫网审[2013]第1624号

工信部链接:

本站已被访问: